红色家书

首页 -- 红色家书 --正文

陈觉书信丨“大丈夫不成功便成仁”——陈觉给妻子赵云霄的遗书
作者: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13        阅读量:

陈觉

陈觉(1903—1928),湖南醴陵人。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赵云霄(1906—1929),河北阜平人。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两人作为第一批先进的中国青年,于1925年冬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,在学习期间结为夫妻,1927年一道回国参加革命。1927年11月,赵云霄随陈觉到湖南醴陵参加年关暴动。不久他们被调回中共湖南省委机关,组建湘南特委。1928年,由于叛徒告密,两人在常德、长沙分别被捕,关押在长沙陆军监狱。1928年10月,陈觉就义,年仅25岁。1929年3月,赵云霄就义,年仅23岁。


“大丈夫不成功便成仁”

——陈觉给妻子赵云霄的遗书

云霄我的爱妻:

这是我给你的最后的信了,我即日便要处死了,你已有身,不可因我死而过于悲伤。他日无论生男或生女,我的父母会来扶养他的。我的作品以及我的衣物,你可以选择一些给他留作纪念。

你也迟早不免于死,我已请求父亲把我俩合葬。以前我们都不相信有鬼,现在则惟愿有鬼。“在天愿为比翼鸟,在地愿为并蒂莲,夫妻恩爱永,世世缔良缘。”回忆我俩在苏联求学时,互相切磋,互相勉励,课余时闲谈琐事,共话桑麻,假期中或滑冰或避暑,或旅行或游历,形影相随。及去年返国后,你路过家门而不入,与我一路南下,共同工作。你在事业上学业上所给我的帮助,是比任何教师任何同志都要大的,尤其是前年我病本已病入膏肓,自度必为异国之鬼,而幸得你的殷勤看护,日夜不离,始得转危为安。那时若死,可说是轻于鸿毛,如今之死,则重于泰山了。

前日父亲来看我时还在设法营救我们,其诚是可感的,但我们宁愿玉碎却不愿瓦全。父母为我费了多少苦心才使我们成人,尤其我那慈爱的母亲,我当年是瞒了她出国的。我的妹妹时常写信告诉我,母亲天天为了惦念她的远在异国的爱儿而流泪,我现在也懊悔此次在家乡工作时竟不曾去见她老人家一面,到如今已是死生永别了。前日父亲来时我还活着,而他日来时只能看到他的爱儿的尸体了。我想起了我死后父母的悲伤,我也不觉流泪了。云!谁无父母,谁无儿女,谁无情人,我们正是为了救助全中国人民的父母和妻儿,所以牺牲了自己的一切。我们虽然是死了,但我们的遗志自有未死的同志来完成。“大丈夫不成功便成仁”,死又何憾。

此祝

健康 并问

王同志好!

觉 手书

一九二八.一〇.一〇

(此文版权归澳门庄闲网站网址所有,未经学校允许不得转载)

 

COPYRIGHT © 2016 澳门庄闲网站网址 地址:中国江西省吉安市中心城区吉安南大道133号

备案编号:赣ICP备15000328号-1 技术支持:博达软件